看,有条鱼!

一场夏休期故事

第三届荣耀世邀赛刚刚结束,中国队三连冠的消息,就已经千里迢迢地传遍了国内荣耀爱好圈。职业选手们集体参加颁奖仪式,挨个从台上下来,拥抱握手聚餐完,就又是职业联赛的对手了,熟练地相互嘲讽了一番,便接连定了回国的机票。

今年的世邀赛是日本主办,苏沐橙从前的活动,是与叶修共进退的,今年乍地飞来日本,立刻就跟楚云秀招呼到一起了,两人欢欢喜喜地逛街扫货,乐不思蜀,表示还要多玩几天,请叶领队自行返回H市,不必多等她们。

叶领队恭敬不如从命,立刻就把两人份的返程机票订上了,感慨妹子们在梳妆打扮方面,实是战斗力过人,比在赛场上强悍多了。周泽楷坐在他身畔,微笑着不说话,他不爱说话,同时很爱看叶修,眼睛微微弯下来,眉毛亦弯,嘴唇笑抿着,黑亮亮的视线落在叶修身上,像在里面蕴了星星和月亮。

叶修笑眯眯的,懒洋洋侧身一靠,就靠到周泽楷肩膀上。手里依然是稳的,烟灰一丝都没有落,他鼠标三两下点完,顺手关了预订机票的页面。周泽楷伸展双臂,将他圈揽住,叶修倚着他,在他颈窝嗅了嗅,便慢悠悠道:“你看看,小周同志,偷用我香皂,被我抓住了吧。”

周泽楷认真想了想,提醒叶修道:“我的洗发露,沐浴液,洗衣液……”叶修气定神闲地靠着周泽楷,伸手准确地捂住了他的嘴。他平常出门,惯于两手空空,顶多在口袋里揣张银行卡,从前沟通用苏沐橙手机,如今添一部周泽楷的手机,重要时刻也能联系得上,众人都很是习惯了。

世邀赛要出国数十天,叶修临走时,多少还是往箱子里收拾了些东西,不过从他带香皂,却没带洗发露的状况来看,物件大约不是看用处,而是根据携带的方便程度丢进去的。周泽楷对叶修这种出门在外两手空空的作风,已经比较熟悉了,日常用品统统主动带了双份,两人在宾馆下榻,连超市都没去,直接就把必备物事拾掇齐整了。

周泽楷被叶修掩着嘴,又笑着不说话了,半晌隔着叶修的手,低头凑来亲他。周泽楷的牙膏,当然也是主动共享的,乍地亲起来,唇齿上有股绿茶的清新香气,混杂着隐约的淡淡烟味。嘴唇软而凉,熟练地相互贴合吮吸,两人吻得很缠绵,亲了好一阵,才恋恋不舍地分离,叶修贴着周泽楷嘴唇,轻飘飘地往里吹气,笑眯眯道:“想干嘛,这就要找我算账了?”

周泽楷笑着摇头,想了想道:“现在不算。”

敢情是以后再说,叶修挑着嘴角,懒洋洋地笑道:“到底什么时候算啊?透个底呗。”

周泽楷认真想了想,慢吞吞道:“算不清的时候?”

叶修笑起来,微小的震颤从躯体相贴处,忠实地将怀中人的愉悦传递给周泽楷,周泽楷情话说得不多,但不太容易招架,最近技艺越来越精进了,大概是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

“小周也开始油嘴滑舌了啊,”叶修笑道,“真叫我喜欢,继续努力。”

周泽楷眨眨眼,眼前这位油嘴滑舌的宗师级人物,正在表扬他油嘴滑舌,还顺便揩了他的油,立时叫他觉得,眼下是很特别的一刻。叶修在这方面,给出的评价不是一般的权威,非常有分量。

叶修倚着周泽楷,像是想起些什么,转而道:“给你的机票定的是H市,待七天再回S市,没问题吧?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应道,早先他跟叶修提过,说想去H市转转。两人交往两年,还没有在H市逛过。平时周泽楷在S市忙,叶修在B市和H市忙,忙来忙去,只能藉着比赛客场和假期见面,时间紧张,见不上面的时候,就在网游里组队练小号。

对两位爱岗敬业的职业选手而言,打荣耀跟看电影一样,都算是约会,不仅能交流感情,讨论比赛,还能切磋技术,何乐而不为。待到真见了面,亲摸搂抱一番,再顺理成章地做些床上运动,出门溜达几圈,琢磨点吃食,最终还是会回归质朴的打荣耀活动。

叶修在H市住了十来年,整天约会荣耀女神,熟悉的地盘,也不过是数条街,真有什么特别亲切的,大约是这数条街上的餐馆和宵夜铺,他对外出游乐兴趣缺缺,对周泽楷却是实力宠,一听小情人想逛西湖,当即就利落地把行程拍板了。

周泽楷揽着叶修,思考好一阵,才小心翼翼道:“嗯……回家么?”

“你回家,还是我回家,还是咱俩回你家?”叶修舒服地在人体靠垫里转了个身,侧靠在周泽楷肩上,额头贴着他下颌侧面。叶修望不见周泽楷的神情,但凭他对周泽楷的了解,就算闭着眼,都能在脑海里清晰分明地勾勒出那副模样,此刻的小情人,一定是欲言又止,好看的眉毛蹙着,眼睛乌黑又光润,没准神情里还带点愧疚,“我家是吧?这个事并不是我能决定的嘛,要视家里各位战友们的工作绩效而定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叶修照顾他情绪,所以说得委婉,意思倒是都表达清楚了,恐怕家里对他的个人感情问题还有意见,所以暂且不回去。理论上需要被安慰的人,眼下却正在安慰应当提供安慰的人,周泽楷觉得不能这么下去,千难万险,精神还是得打起来的,便瓮声瓮气地轻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
“还来这套呢?我上次怎么说的?欠收拾了啊,有胆就别躲。”叶修道,周泽楷下意识地往后缩,没躲掉,还是被狠狠掐了一把大腿。叶修这回果真是收拾,不是调情,下手毫不留情,疼得周泽楷倒抽一口气。

叶修气定神闲,眼看又要动手,周泽楷连忙揽紧他,把他圈在怀里,压着那两条胳臂,头已经讨好地埋进叶修肩窝去了,软声软气地讨饶道:“不说了。”

“这才对嘛。”叶修道。两人脊背贴着胸膛,周泽楷圈得不紧,叶修放松下来,他便卸了力气,叶修将一只手臂从他怀抱里取出来,揉了揉他头顶,转而去摸桌上的烟盒。

周泽楷何等速度,立即动起来,藉着揽叶修在怀的优势,干脆地把烟盒从他指尖抽走了,反手藏在身后。叶修抢了一把,没抢到,又被周泽楷的手臂重新圈住了,晓得抢不过他,镇定地靠回去道:“小周你知道吗,其实我眼下还气着呢,不抽烟会头疼,快点,交出来,不要负隅顽抗。”

在叶修家人这件事上,两人有一些前科,周泽楷怕叶修生气,又怀疑这人是不是在无耻地藉机忽悠他,一时犹豫不决,叶修抓紧时机,反手去他背后摸,周泽楷抓住叶修手臂,提醒道:“今天五根了。”

“谁叫你刚欠收拾,快点,”叶修理直气壮,见周泽楷没作声,又换了策略道,“年轻人不要这么死板,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嘛,再一根。”

周泽楷平常脾气好,什么事都好说话,在抽烟这方面却是异常坚定,本来见叶修煞有介事,心里有点惴惴,眼下听他悠悠地满嘴跑火车,觉得这人果真只是顺杆往上爬,大写地打算忽悠他,立刻坚决地摇头。

叶修早先答应过周泽楷,要控制抽烟量,到底爱周泽楷得很,折腾两下,顺着他的意思,拿不到就算了,翻了个身,凑上去吻他。叶修这边没烟抽,有点脑仁疼,决定转移注意力,在恋人的美色里找慰藉,亲吻的动作便显得主动又投入。

舌尖与口腔,都是热软的,亲着亲着,两人就都来感觉了。周泽楷一只手从下摆探进叶修的衣服里,抚摸着他的腰。叶修早先腰腹有点肉,捏起来触感甚佳,去年为世邀赛格外忙碌,来回奔波,整个人瘦了一圈,如今国家队制度步入正轨,没再忙得脚不沾地,那点肉又被周泽楷养回来不少。

叶修跨坐在周泽楷身上,腰上被摸得痒,伸手去抓周泽楷的手,周泽楷被他动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湿润明亮的眼睛望过来,便将叶修淡定的微笑收在眼底,叶修玩起情趣来,向来没什么羞耻感,跟他战术上的花样百出一样没下限。

周泽楷按捺不住似的,轻轻吸了口气,环紧叶修的腰,将他向上提,叶修连连叫着“哎哟小周别闹要摔”,两人拉拉扯扯,半抱半拖地倒在床上。


素鸡_(:з」∠)_


早在见周泽楷父母以前,叶修就猜到,周泽楷的父母,绝对是异常开明,异常想得开的类型。这英俊的青年,从小寡言少语,家里确认不是疾病,便任由他随心所欲,果真养成了周泽楷如今令全联盟记者痛哭流涕的性格。

周泽楷跟叶修回家里吃饭,叶修大风大浪见得多,下盘很稳,周泽楷的父母,得知这位是儿子的男朋友,也是非常的镇定,面不改色,双方其乐融融地吃了顿晚饭。这两位长辈,支持儿子打荣耀,多少会看些比赛,周泽楷的母亲给叶修夹菜,就听眼前这位小叶做自我介绍,说他从前是某某和某某战队队长,如今是荣耀世邀赛中国队领队,跟周泽楷并肩战斗,赢过两场世界冠军了。

周泽楷的父母顿时肃然,觉得眼前这位小叶,虽然人外表看起来懒了点,但在电子竞技职业圈里,绝对是非常有分量,非常为国争光。周泽楷荣耀打得好,是当今联盟第一人,已经人所共知了,父母对此是很自豪的,周妈妈给他们剥虾,便热心地问叶修,他跟周泽楷谁打荣耀比较厉害。

叶修顺水推舟道:“虽然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到现在为止,确实是我比较厉害。”

周泽楷正吃菜,被呛住了,咳嗽了一声,拿起椰汁喝了几口,才缓过劲来,想了想,拿事实抗议道:“我赢得多。”

两人打竞技场,确实是周泽楷赢得多,而且这两年愈赢愈多,叶修跟他PK,战术上一如既往地心脏,操作上要对付周泽楷的强势进攻型打法,逐渐便有点局限,毕竟一位恰在电子竞技的黄金时段,另一位在联盟已经是高龄前辈了,早先使用散人,给叶修在职业寿命上造成的负担,与玩普通职业不可同日而语,叶修悠悠地道:“那些是切磋技术,交流感情,不算认真分胜负,是吧楷楷。”

楷楷是周妈妈对周泽楷的爱称,其余类似的称呼,还有小楷和楷宝,叶修顺口挑了一个,就拿来用了,周泽楷一噎,险些又呛住,连忙取过椰汁又喝了几口,边喝边禁不住笑了,用手掩着嘴,辛苦地匆忙咽下椰汁,什么也不敢再喝了,耳根似乎有点泛红,被柔软的黑发遮挡着。

周妈妈听得似懂非懂,还是很有兴致地问:“那你们认真打过比赛没?谁赢了啊?”

叶修笑着望了周泽楷一眼,漆黑的眼睛熠熠亮着,在周泽楷眼里,他这幅模样叫狡黠,叫智慧,叫恋人的迷人一面,在没带爱情光环的其他人眼里,这模样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君莫笑式无耻了:“是我,呵呵。”

周泽楷确实也没话说,两年前的第十赛季总决赛,双方都打得非常认真,结果自然是叶修赢了。然而甜蜜的爱情光环,此刻正笼罩着楷楷和小叶,周泽楷也没丢什么“两年前不代表现在,认真重打一次分胜负”的置气话,只抿着嘴笑,眼睛笑得弯弯的,顺手给叶修倒饮料喝。

两人吃完了晚饭,便开始熟练地给长辈献殷勤,拾掇垃圾,收拾碗筷,清理餐桌这种家务,自然是要抢着干的,周泽楷洗了车厘子,又切了猕猴桃,叶修洗了碗筷,收进消毒碗柜里烘干,又陪两位长辈闲聊了会,便并肩钻进屋里。

周泽楷锁了门,立刻凑来吻叶修,叶修跟他半斤八两,揽着周泽楷脖颈,炽热地吻回去。两人平常相处比较温情,若是肢体接触,有时甚至显得缠绵,眼下动作难得的激烈,有点天昏地暗的架势。周泽楷常年健身,还挺得住,叶修腿都被亲软了,顺势就撑到周泽楷身上去了。

拖鞋在木地板上的走动声,还在外面隐约地响着,两人把持着最后一线理智,艰难地分开,倚靠着直喘气,喘完了便笑起来,叶修抓着周泽楷的手,笑眯眯道:“楷宝,嗯?”

周泽楷没反应,叶修笑得意味深长,把他耳畔的黑发撩到耳后,果不其然发现他耳根红了,周泽楷害羞,被抓了个正着,一时更羞了,面颊也开始泛红,想了好一会,非常缺乏气势地回击道:“小叶。”

“喜欢乱辈分的啊?周哥哥?”叶修笑着,见招拆招,周泽楷果断地放弃了跟叶修斗嘴的企图,这人在下限方面绝对是个无底深渊。

两人刚刚贴着身体亲,周泽楷来感觉了,叶修也很来感觉,奈何是在家,不得不控制尺度,相互照顾着撸了一发,撸到关键时刻,shen吟chuan息止不住,全从紧咬的牙缝里往外漏。两人唯恐被外面听见了,亲个不停,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chuan息声,便都变成了唇齿间滚动的shun吸和气流。


周泽楷从床头取来纸巾,清理痕迹,虽然没闻到什么味,还是顺手开了窗,仿佛意识到这行为背后的含义,又想起家人在外面,耳根又红了。叶修躺在床上,懒懒地靠着床头,望着周泽楷害羞,觉得那无形的爪子,酥痒地在心上挠,挠得他理智都要摇摇欲坠了,非常合不拢腿,特别想就地跟周泽楷来一发。

周泽楷这边的情况,比叶修好不到哪里去,站在窗前吹风,半晌总算缓过来了,出门去替两人弄水喝,被父母拉到阳台,兴致勃勃地悄悄东问西问,又过了好一阵才回来。


告诉家人的事,其实是叶修先提出来的,只是他表达得隐晦,没叫周泽楷一起,估计是晓得他这边不太好说话。彼时夏休期刚开始,两人都在B市,叶修在国家竞技局供职,周泽楷提前来国家队训练,两人吃了晚餐,叶修表示要回一趟家,周泽楷顺路,叫的士司机先在叶修家门口停下。

周泽楷晓得叶修家里有权势,政界的家庭,大多态度保守,早年反对叶修涉足电子竞技,对职业选手上千万的收入,一样弃若敝屣,在性向上的接受度,很可能也不高。

从世纪初开始,国内社会对LGBT的接受度,就逐年增加,如今发展到三十年代,LGBT已是今非昔比的自由,但年长又保守的政界人士,肯定还存留着不少数十年养成的旧观念。

叶修神情很平静,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,只是说话少些,多抽了几根烟,他从出租车里下来,立刻摸出烟点上,转头就望见周泽楷弯着腰,戴着墨镜,默默地从车上跟了下来。

“干嘛呢?一会还得重新叫车,多麻烦。”叶修叼着烟,烟雾缭绕,他格外地平静,周泽楷显然感受到了,猜测恐怕是家里有事,见叶修不解释,便不主动提,两人进了别墅小区,叶修两手插在口袋里,嘴里叼着烟,跟他走了一阵,便在一栋别墅前停下,笑道:“行了,你也赶紧回去吧,明天早上见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叶修按灭了烟,刷指纹进了门,越过别墅自带的小花园,身影便看不见了。周泽楷没有离开,只在门前默默站着,一时没有动作。夏季的夜晚有些湿热,树木影影绰绰,蝉鸣在耳畔聒噪地响着。

叶修心理素质过硬,如今态度异常镇定,显得有点严阵以待,周泽楷不晓得具体情况,只觉得不安心,怀疑他家里出了什么事。他掏出手机,想给叶修发消息,手指拂在屏幕上,不晓得该说什么,想着明早就能见面,决定先回集训营,默默走了几步,便听见拐角处的开门声。

一个跟叶修很像的声音响起来,只是没他那么低沉,大概是因为不太抽烟,至于说话腔调,就跟叶修差得很远了:“……为什么这种事每次都是我来干……”

“作为家庭的一员,你一定要肩负起开导老爷子的重任。”叶修语重心长。

“站着说话不腰疼,”叶秋非常不客气,“为什么我得安抚老爸情绪,你拍拍屁股就潇洒地走人了?”

“这样评价为国争光的勇士,你好意思吗你,过阵子就世邀赛了,我忙得连轴转,什么叫拍拍屁股走人,”叶修理直气壮,“何况老妈态度很松动啊,一看就站咱们这边,这回压力不大的。”

“那你自己来。”叶秋立刻就要脱身,“我不掺和了。”

“我这不是立场不合适么,”打火机的声音响起来,叶修已经把烟点起来了,“本来有成功的苗头,万一我火上浇油呢。”

“哼。”叶秋冷冷地哼了一声,没反驳,可见吐槽归吐槽,事还是要办的,“你真下定决心了?”

“是啊,我是跑不了,这辈子估计都交代在小周手上了。”叶修也是很感慨,两人说着已经开了小花园的门,叶秋又问道:“真不在家里住了?老妈又不介意,她整天念叨你。”

“我现在这样能住吗?明早起床又挨训。”叶修毫不客气。

“那行。”叶秋显然也比较了解老爸的性格,“我就不开车送你了啊。”

“别送了别送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两人又念叨了数句,叶修的身影才在转角出现,乍地望见周泽楷,立刻反应过来,赶紧掐灭烟道,“哎哟我的祖宗,待这么久也不跟我说一声。”

周泽楷站在路边小径上,望过来,月色与远处的灯光,柔和地飘下来,朦胧地落在他身上,那张英俊的面容,一半沉浸在阴影里,一半被月光照亮,他微微蹙着眉,乌黑的眼睛,里面是润泽的,像是蕴着难过,神情却是笑着的,这两股情绪复杂地交织在他脸上,融合出柔软的奇异神情。

人长得好看,确实是自带天赋,这乍地望过去,视觉冲击力很大,叶修本来正心疼,这下险些被突如其来的美色晃了眼睛,顿时非常感慨,这画面要是拍下来,电脑上放大看,那效果可真是不得了。

这幅活动的人形海报,目前正深情地望着叶修,叶修上前一步,两人在月色下吻了吻,叶修抓着他的手,笑道:“听墙根,嗯?”

周泽楷像是想辩解,努力了一下,放弃了,伸臂把叶修抱在怀里,抱得有点紧,带着股坚定的意味,像是抱紧了就不松手了,瓮声瓮气道:“对不起。”

“嗯?怎么了?”叶修道。

周泽楷沉默了好一阵,还是没说出什么,叶修这两年才回了家,眼下又跑路了,家里对他性向不高兴,周泽楷难受得很,实在说不出话来。

叶修耐心地等,周泽楷便闷闷道:“我们……”

叶修只听了个主语,就气定神闲地掐了他一把,半轻不重的,语调里带着一股浓浓的威胁感:“我不爱听的话,你要是敢说一个字,我就只好收拾你,收拾到下次不敢说为止了。”

周泽楷不说话了,看来对想表达的意思很有自知之明,沉默半晌,像是下定决心似的,点头认真道:“嗯。”

叶修又循循善诱道:“这都快三十年代了,社会要进步,从改变父母观念做起,你看隔壁美帝国主义,二十年前同性就能结婚了,咱们这还搞歧视呢,要不得。”

周泽楷的头埋在叶修肩窝里,听着叶修信手拈来的扯皮,总算笑起来,声音藏在叶修脖颈与衣服里,显得有点闷闷的,叶修对着他,情不自禁就涌上了点宠溺感,一只手揽着他脊背,伸手摸了摸他头发:“我家的事你就别操心了,有我妈跟老弟帮忙呢,没事儿的,嗯?”

周泽楷点点头,半晌控诉道:“一点都不告诉我。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,”叶修非常感慨,“就怕你用刚刚那眼神看人,心疼死我了。”

周泽楷像是又笑了,头发蹭着叶修的脖颈,又把叶修抱得紧了点,皮肤紧贴皮肤,有点热,像要热到心坎里去了,周泽楷想了想道:“来我家?”

叶修觉得周泽楷表达的大概是他想的那个意思:“行啊,你那边没问题的话。”对着沉默寡言的儿子,也不是哪家父母都能淡定的,这位的父母大概是比较想得开。

“嗯。”周泽楷应得很肯定,很快道,“会高兴。”周泽楷的父母,在这方面跟叶妈妈态度很像,两家儿子做了多年职业选手,按理说也是电子竞技行业最顶尖的人才,却从没传过圈里圈外的绯闻,一幅清心寡欲,心系荣耀女神,对尘世俗情毫无兴趣的架势,眼下总算有心仪对象了,家长们自然是很欣慰的。

叶修本是要回国竞局宿舍的,眼下周泽楷来了,两人默契地打车去了集训营,毕竟是国家队选手的下榻地,住宿条件优渥。叶修明早有事要忙,再加上这人心理素质过硬,向来没心没肺,跟家里出了柜,也没瞧出心理负担,亲了周泽楷两下,沾着枕头便睡着了。

周泽楷揽着叶修,手臂搭在他的腰上,望着他的睡颜,凑上去亲他的眼睑和鼻梁,感觉把荣耀女神本尊抱在怀里也不过如此。那股亲切的烟味,隐约地缭绕在鼻尖,带着股定神的宁静感,他默默嗅了会,便在细微的呼吸声里闭上了眼睛。

 

叶修虽答应了跟周泽楷逛西湖,但这一带他也不熟,从前陪苏沐橙来过,最后逛到武林广场的百货商场里去了,叶修虽然任劳任怨,但那模样整个就是一幅舍命陪君子的架势。如今重游西湖,依然不管事,周泽楷挑地方看,叶修只负责说挺好。

周泽楷把行程定得松散,预约了西湖畔的连锁宾馆,LGBT群体眼下确实自由,酒店小妹见两人预定了大床房,笑得花儿一样璀璨,前台没有游客,周泽楷刷卡付账,叶修还陪她随便聊了聊。

周泽楷一早把叶修叫醒,两人拾掇齐整,出门去逛断桥。周泽楷去租自行车,叶修便倚着栏杆,趁机点了根烟。他模样依然懒洋洋的,背后是浓密繁盛的乔木,身畔流淌着来往的车潮,叶修就站在这片潮水里抽烟,微微地垂着眼睛。

周泽楷望着他,那一刹那像是时间静止,色彩与声响亦消散了,只剩这张鲜明的彩色身影,分毫毕现地在眼前清晰着。这是他的恋人,是他的情爱与理想,他在漫漫的人群中漂泊,最后停靠在这片海洋里,这样就终于完整了。

叶修这边还叼着烟,见周泽楷一只手扶一辆自行车,站着不动了,模样看起来有点呆,便笑眯眯地过来接车,打招呼道:“小帅哥走神着呢?”

周泽楷眨了眨眼,叶修便又道:“替对象借车是吧?”

叶修调情的花招手段用起来,能填满整个西湖,不怕想不到,就怕用不着,周泽楷顺水推舟地点了点头。

“你对象眼光不错哈。”叶修点点头,非常的淡定。

周泽楷笑了,不晓得叶修是在夸谁,叶修便又道:“我直觉你的眼光也不错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叶修按灭了烟,见他还是那副模样,便微笑着望他道:“还发呆呢,到底走不走啊?”

周泽楷望了他好一阵,瓮声瓮气地应道:“走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31)